偷懒熊

【不约裸拍】82.63.90
163身高
96斤。

住在武汉,不会凹造型的日料店老板,镜头感不好的模特,喜欢请转发,想拍我的宝宝们请私信。

我们对不轻易能得到的东西念念不忘,对唾手可得的好处却并不珍惜,享其美好而不自知,我想这个毛病我要好好改改。

因生在长江边,小时候的武汉噪音尚浅,每到入夜总能听到船呜呜的汽笛,还有江边大钟当当当的声音。深夜听起来莫名安心,我对这个城市是没有情结的,因为朋克狂躁的市民容貌让我十分不喜…在灵魂里总认为这并非我家乡,可是我确生长在这里,我的父母也和我一样,我们说着普通话,但看起来就已经是武汉人了…

今天见到一个小哥哥好像很棒哦,有我喜欢的所有特质,话少,侧脸十分迷人,戴眼镜也十分斯文,身上有种玫瑰花饼的味道,闻着闻着就不饿了。


最重要的是和水瓶的你无一相像,我也还是有一瞬间感觉他的侵略感,那是另外一种动人的样子,我一直忍不住偷看他的侧脸轮廓在夜色映衬下面的样子,心里默默想像着他年少时候会不会也曾经执着热烈的爱着一个女孩的样子,想着想着我就这样忍不住想过去的事情,好看的皮相巡回播放,然而,有趣的灵魂总差一点诚实。



那么多年过去我最记得的是你少年的稚拙温柔,是一个会吹着我爱你声调的口哨送我上楼的男孩子。无数个夜里,我知道,再也没有那天楼梯上撒下的月光了,当然也没有我们。



游戏人生向来是很简单的,我散漫,偷懒,懈怠,原地停留着写太多字了,但我不再年轻,转眼认识你已经10年,那些没放掉的孔明灯,我依然记得,今年的清迈,如果能挤出时间,我想默默地去看一看,放满天的孔明灯,到底是什么样子,有怎样的热度…我已经不期待许愿成真,只想把这景象拍给你留作纪念。





原来觉得没有比祝你幸福更惨的分手宣言了,昨天晚上听到一首叫四句的歌里唱:
对不起,我伤害了你。
我爱你,一直都爱着你。
我心想啧啧啧,也是挺惨的啊…………
时间过了很久以后所有的愤怒和不甘都隐去,我也没有看清楚自己当时到底是怎么想的,只是觉得很懊悔。然后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我看着你一直哭,哭到流不出眼泪来,还是一直哭。
醒来我在心里默默问自己在梦里撒狗血啊恶不恶心啊,但是在心里一直隐隐感受到那种难过。在现实里我尽量让自己看上去满不在乎的样子,一边在心里嘲笑自己怎么还这么幼稚,但是唯一不能告诉你的是,你朋友圈我屏蔽了,所以每次回复你的动态都隔半个月,因为我怕看到之后影响我的情绪被人发现我的心理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