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懒熊

【不约裸拍】82.63.90
163身高
96斤。

住在武汉,不会凹造型的日料店老板,镜头感不好的模特,喜欢请转发,想拍我的宝宝们请私信。

我会忘记你

我打开lofter的草稿箱,图片上是我今年圣诞费心包裹的圣诞苹果,打开草稿箱赫然写着5个字,我会忘记你,真的,我并不想忘记你,08年的圣诞节的晚上,我们跳上大站车直到终点站,穿过南宁市中心灯火闪烁人群喧闹的中山路,游荡在街上,你给我买粉色的心形的氢气球,我就把它系在我的衣扣拉链上,我穿着你宽大的枣红色彪马外套,和你坐在kfc里面,你从买来的套餐里挑出一包薯条,慢条斯理的吃,吃着吃着漫不经意的从里面拿出一根塞进我嘴里。
如果我没有记错,我们认识到那会儿,是第一次被你喂吃的,其实,后来我和不同的男人或者男孩去吃各种有趣的有名的漂亮的好吃的馆子,但是再也没有那时的忐忑和心悦,后来的时间里,从来也没和谁坐在马路牙子边上津津有味的啃过包子,脸皮厚,从没觉得丢人或者跌份,只是觉得那样,不值得。

你或者也常觉得,生活太无趣了,仿佛是这样,正拥有的从不让人觉得留恋。

有时候觉得自己好没意思,仿佛是有那么两三年,过度挥霍时间和心思,追逐流星和不同的体验,耗尽了对这世间真情的渴望,换了来只是如今荒芜。

很多时候我都怀疑此刻,我的感情里是否有爱,能像爱你一样,义无反顾的,反复论证你是否爱我,一天十遍甚至更多的想知道的男孩子,笑容干净,一件白t恤就能穿携手走完整个青春。每每想到此,就真的有点委屈,恐怕我们此生,只有遗憾,没有转机了。

忘记说,那些心形的粉色氢气球,如果我没有记错,在和你几乎逛完整个南宁市中心的大街小巷之后,我们在凌晨之前登上了最后一班回学校的大站车,我把那几只气球,系在了车站边的消防栓上。








如今在我的记忆里,只有他们被系在消防栓上迎风飘荡的样子,和暖黄色的路灯光。以及那个圣诞夜,熙攘的街道拥挤的人群。最让我不想忘记的,是走在我身边脚步趋向一致的你。


我一直倔强的说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这狗脾气也是适应不了你水瓶座特有的价值观,但其实在心里我想了一百次,如果再回到那个通向19岁的圣诞夜,我绝对不会在那样的时间,再那样离开你。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