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懒熊

【不约果照谢谢】82.63.90,163cm,96斤,住在武汉,不会凹造型的日料店老板娘,镜头感不好的模特,喜欢请转发,想拍我的宝宝们请私信。

有时候我觉得长大的标志就是克制,爱一个人要克制,说一句话要克制,吃什么东西也要克制。


不是一个自律心强的人,实在很难克制,有时候我只是想从背后抱抱你,就很满足。

大家都说我是个浪漫的人,浪的一批并且自由散漫,我一直认为非常正确,乖孩子我也装不了多久。

今天武汉的黄昏有一场盛大的夕阳,每当这个时候我应该是发传单的工作时间,然鹅今天有点小插曲,当我看到这夕阳,真是美呆了。恐也是一段缘分,为什么要p图,拍下来就已经很美啦。

今天见到一个小哥哥好像很棒哦,有我喜欢的所有特质,话少,侧脸十分迷人,戴眼镜也十分斯文,身上有种玫瑰花饼的味道,闻着闻着就不饿了。


最重要的是和水瓶的你无一相像,我也还是有一瞬间感觉他的侵略感,那是另外一种动人的样子,我一直忍不住偷看他的侧脸轮廓在夜色映衬下面的样子,心里默默想像着他年少时候会不会也曾经执着热烈的爱着一个女孩的样子,想着想着我就这样忍不住想过去的事情,好看的皮相巡回播放,然而,有趣的灵魂总差一点诚实。



那么多年过去我最记得的是你少年的稚拙温柔,是一个会吹着我爱你声调的口哨送我上楼的男孩子。无数个夜里,我知道,再也没有那天楼梯上撒下的月光了,当然也没有我们。



游戏人生向来是很简单的,我散漫,偷懒,懈怠,原地停留着写太多字了,但我不再年轻,转眼认识你已经10年,那些没放掉的孔明灯,我依然记得,今年的清迈,如果能挤出时间,我想默默地去看一看,放满天的孔明灯,到底是什么样子,有怎样的热度…我已经不期待许愿成真,只想把这景象拍给你留作纪念。





很久没有见的文婧今天来了武汉,和我的医生打完针随便唠嗑,讲起前些年的我们。


她说她真佩服你,能在我们屋门口一坐就好几个小时,前面是一条水沟,后面是热带雨林,她抬头总能看到你在门前长椅上坐着的身影。


我就问文婧,为什么最后我们不能在一起呢?她说我们不合适,我说不是,不是不合适,是你贱,我没你那么贱,总是深爱不再爱自己的女人。


说话之间没忍住笑了,我突然领悟,其实我也很贱,到底我并不知道什么是爱,只是感到浓重沉默的想念。

一个人如何面对自己真正想要的灵魂呢?可能曲折一点,但是冗长的岁月消磨过去,总有不得不面对自己的时候。

9月的武汉也开始空高气阔有了秋意,不知你今年可好?
初秋来临脑海是否会掠过一点往年的秋季?吉光片羽之中是否有我、哦不,是我们…
最近我压力实在很大,没有休息,没有假期,但是依然要尽全力为生活撕扯,常常听到周围朋友对我的误解连解释一个标点符号我都省得…没意义。
况且我并不在乎,只是觉得可笑,嘲讽罢了,一笑而过。
我实在想你,给我一台时光机,我去找你吧。

人人都再说九月,请对我好一点,我知道九月,我又离你远了一点。
那年没有去听的五月天,是其实补不回来的遗憾了。无论我花多少钱,在哪里听五月天,都不是那年你期待的那场演唱会。

心情复杂加压力大到朋友圈都不敢发。我也是…唉…怂就一个字

最近很迷啊

零雨其蒙蒙:

每日一字恢复/撇。

最近也在追镇魂/私信点评的这个贝贝的!壁纸自取! ​​​